R'n'

放射性气体,衰变产生的阿尔法粒子可在人的呼吸系统造成辐射损伤。

[双城]故事总有两个面

郭富城(游牧人)X 金城武(陈家富) 

电影《安娜·玛德莲娜》拉郎 

送给 @独眼肥龙龙 她写的可好看了大家快去看她写的

A面
说是给自己倒的水,实际上自己倒先喝上了。他喝下去的时候想。实在不是个靠谱的人。
别人闹分手自己总不好在一旁说些什么。女孩哭得很伤心,而这个人看起来好像也为她认真难过一样。但一眨眼坐在车上相邻座位上时,已经嘻嘻地笑着了。他想:我不能太信他。

这个人说自己是个作家。他有一点好奇写出来的作品会是怎样的。他和自己相差好远,内容大概也和自己平时喜欢读的内容相去甚远吧。但他没有得到答案。书页空空白白,倒是有很多一条条的线,晃在眼前上下浮动。他把本子拍回游牧人胸上,觉得对方可能真的是个作家。毕竟他真的很能说,就连游牧人这个名字也是作出来的。
但也可能是某个前女友那里流传下来的。某个喜欢看书的前女友,而他为了讨她欢心决定写作。
这并非凭空猜想。游牧人有个前女友很会溜冰,为了追她所以自己也学了一手。但也有很多没学成功,比如他就没学会弹钢琴。那么,他也可能并不会写作。
聊天时游牧人讲很多各种各样的事情,而所有事情的开头总是:我有个前女友。天知道他有多少个前女友。

游牧人搬过来的第二天,一个女生也搬了进来。他生平第一次为女生感到心动。他看着她把水当头淋下去,又自然又洒脱。他想起自己看过的那些以前认为离自己很遥远的言情小说,忽然觉得近得很。

游牧人不太看得上言情小说。不过这似乎理所当然,既然他自己生活中已经有足够多的这些故事。
但他真的试着写了一下。每当他开始想游牧人,他就抓起笔。他不知道自己会写到哪、最后会写出什么。他在想,如果当时他和游牧人说了——他心里其实——会不会也是现在这种心情。
他写的时候会觉得脑子被劈成两半,一半当然是在继续故事剧情。另一半会回忆起很多以前的事。他有些惊讶,这两者居然能够同时进行而不起冲突。

他在游牧人搬出去的时候想到他第一次见到游牧人的场景。无非也是他搬家。
他总是搬来搬去。

他有些好奇“原则”包括什么。

“你对我真好。”他眼睛很大,眼神很真诚。也许他最大的问题就是看起来太过分真诚,就连之后,被愤怒的前女友现男友暴揍时也是这样一双眼。
肯定有别人对你更好过。他暗忖。只是你不去看,或者你不想去看。
危险的点在于:即使你在开头已经知道一切,你还是会陷进去。而且你很难怪他说谎——也许在那分那刻,他自己也相信他说的话。

最危险的是那天早上。
噩梦里他勃起了。而他惊恐地发现,这可能并不是因为莫敏儿。

莫敏儿提到自己第一次见到游牧人时他在淋水,他忽然感到事情都说得通了。他以往常常不知道自己什么想法。老师说你们有什么自己的想法吗时他从来没有举手回答过。一来他没什么所谓,二来也不会有人认真听。但此刻他忽然又听到了老师的声音,而这次他对自己的想法了然于胸。是了,他们被相同的人吸引。这时他不再暗恋莫敏儿了:他明白他们实际上是一类人,很容易会被另一类人吸引。而在他们这群人里,其中一部分会真的开展短暂的恋爱——毕竟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会分手。而另一些人什么也不会说,自然也不会有结果。很难说哪种更好。

目送游牧人离开的时候,他忽然想到:游牧人自己租房子住,那这次他该去买几条棉质的内裤了。

B面
虽然他经常从凌晨三点一觉睡到傍晚六点,但他其实对时间很有分寸。或者如同别人常用的那个词:时间观念。他不需要钟表就能知道大概的钟点数,这可能是个没什么用的天赋。很少有人知道这一点,因为他总是迟到和拖拉,而别人在原谅他时默认这是因为他没有钟表。
除了他那个总是迟到的前女友,她毫不知情,从来没有催过他做事,生活安排得尤为混乱。他反而是那个准时的人。他们同居时他惊讶地发现家里唯一的钟坏掉了不知多久,她甚至一直都不知道。“时准时不准吧”,她说。他肩负起天天给她提时间的重任,走的时候给她留了个新买的钟。粉红的圆圆的。“你女朋友肯定会喜欢”,卖给他的售货员说。
不知道她知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走的呢。
在陈家富送他那个平平无奇的闹钟时,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想着:留做纪念。

我一定要说一句话。送伞和送闹钟完全就是一个意思嘛!编剧根本就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这就是一个大三角吧呜呜呜呜呜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