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n'

放射性气体。衰变产生的阿尔法粒子可在人的呼吸系统造成辐射损伤,引发肺癌。

第十周

搬了宿舍。发生了很多以至于懒得说的一周。
在用铅笔涂了一个半月之后,我终于对马克笔下手了。
不知道为什么非常果断地买了一枚指环 四四方方 黑黑扁扁 中间有条细细的蓝线 在另一面上线条颜色变成了浅绿 太大了带不上
可能转专业,可能不转。但之前都要好好学高数。

[双城]故事总有两个面

郭富城(游牧人)X 金城武(陈家富) 

电影《安娜·玛德莲娜》拉郎 

送给 @独眼肥龙龙 她写的可好看了大家快去看她写的

A面
说是给自己倒的水,实际上自己倒先喝上了。他喝下去的时候想。实在不是个靠谱的人。
别人闹分手自己总不好在一旁说些什么。女孩哭得很伤心,而这个人看起来好像也为她认真难过一样。但一眨眼坐在车上相邻座位上时,已经嘻嘻地笑着了。他想:我不能太信他。

这个人说自己是个作家。他有一点好奇写出来的作品会是怎样的。他和自己相差好远,内容大概也和自己平时喜欢读的内容相去甚远吧。但他没有得到答案。书页空空白白,倒是有很多一条条的线,晃在眼前上下浮动。他把本子拍回游牧人胸上,觉得对方可能真的是个作家。毕竟他真的很能说,就连游牧人这个名字也是作出来的。
但也可能是某个前女友那里流传下来的。某个喜欢看书的前女友,而他为了讨她欢心决定写作。
这并非凭空猜想。游牧人有个前女友很会溜冰,为了追她所以自己也学了一手。但也有很多没学成功,比如他就没学会弹钢琴。那么,他也可能并不会写作。
聊天时游牧人讲很多各种各样的事情,而所有事情的开头总是:我有个前女友。天知道他有多少个前女友。

游牧人搬过来的第二天,一个女生也搬了进来。他生平第一次为女生感到心动。他看着她把水当头淋下去,又自然又洒脱。他想起自己看过的那些以前认为离自己很遥远的言情小说,忽然觉得近得很。

游牧人不太看得上言情小说。不过这似乎理所当然,既然他自己生活中已经有足够多的这些故事。
但他真的试着写了一下。每当他开始想游牧人,他就抓起笔。他不知道自己会写到哪、最后会写出什么。他在想,如果当时他和游牧人说了——他心里其实——会不会也是现在这种心情。
他写的时候会觉得脑子被劈成两半,一半当然是在继续故事剧情。另一半会回忆起很多以前的事。他有些惊讶,这两者居然能够同时进行而不起冲突。

他在游牧人搬出去的时候想到他第一次见到游牧人的场景。无非也是他搬家。
他总是搬来搬去。

他有些好奇“原则”包括什么。

“你对我真好。”他眼睛很大,眼神很真诚。也许他最大的问题就是看起来太过分真诚,就连之后,被愤怒的前女友现男友暴揍时也是这样一双眼。
肯定有别人对你更好过。他暗忖。只是你不去看,或者你不想去看。
危险的点在于:即使你在开头已经知道一切,你还是会陷进去。而且你很难怪他说谎——也许在那分那刻,他自己也相信他说的话。

最危险的是那天早上。
噩梦里他勃起了。而他惊恐地发现,这可能并不是因为莫敏儿。

莫敏儿提到自己第一次见到游牧人时他在淋水,他忽然感到事情都说得通了。他以往常常不知道自己什么想法。老师说你们有什么自己的想法吗时他从来没有举手回答过。一来他没什么所谓,二来也不会有人认真听。但此刻他忽然又听到了老师的声音,而这次他对自己的想法了然于胸。是了,他们被相同的人吸引。这时他不再暗恋莫敏儿了:他明白他们实际上是一类人,很容易会被另一类人吸引。而在他们这群人里,其中一部分会真的开展短暂的恋爱——毕竟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会分手。而另一些人什么也不会说,自然也不会有结果。很难说哪种更好。

目送游牧人离开的时候,他忽然想到:游牧人自己租房子住,那这次他该去买几条棉质的内裤了。

B面
虽然他经常从凌晨三点一觉睡到傍晚六点,但他其实对时间很有分寸。或者如同别人常用的那个词:时间观念。他不需要钟表就能知道大概的钟点数,这可能是个没什么用的天赋。很少有人知道这一点,因为他总是迟到和拖拉,而别人在原谅他时默认这是因为他没有钟表。
除了他那个总是迟到的前女友,她毫不知情,从来没有催过他做事,生活安排得尤为混乱。他反而是那个准时的人。他们同居时他惊讶地发现家里唯一的钟坏掉了不知多久,她甚至一直都不知道。“时准时不准吧”,她说。他肩负起天天给她提时间的重任,走的时候给她留了个新买的钟。粉红的圆圆的。“你女朋友肯定会喜欢”,卖给他的售货员说。
不知道她知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走的呢。
在陈家富送他那个平平无奇的闹钟时,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想着:留做纪念。

我一定要说一句话。送伞和送闹钟完全就是一个意思嘛!编剧根本就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这就是一个大三角吧呜呜呜呜呜

第九周

这个星期迷之发生了好多事情……有好有烂,总之发生得特别密集,恍若走进了枪战片。就连“其实有这个预算但没有实际发生”的事情都有好几件。懒得说了。总之不学习了三个星期,回去就要期中考,老师还打电话联系家长了。就,好自为之吧(落泪)
看了家有喜事 整蛊专家和赌侠和一些林奕华。忽然之间噗噗噗噗有了很多想法,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搞出来呢。
不懒得说的一件事:昨天在路上大概花了一个多小时竟然只是为了见并没有教过我的语文老师。她明年年初要生小孩了,下次再见到她可能也是几年之后了。我发现我对补习班老师的感情明显深过学校老师。前者在高考之后还回去看过两三回,后者已经见都不想再见了但当然啦我估计他们也不打算见到我(想开点,我和大部分同学之间也是这样呢。

第八周

卧槽好恐怖啊十一月一号写的日记简直恍若隔世时间过得那么快的吗!!!每天日常一定有的就是看复问/问复同人吸城城却没有高数和编程的名字我想干嘛呢保个屁的研喔我错了呜呜呜呜呜呜呜我今天晚上也没戴眼镜明天又听不了高数课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十六号就要期中考了我好害怕啊我明天看完八星报喜我就开始写高数我真的知道错惹
-
呃这个星期倒是只旷了一节课(已经连续两个星期没去以至于根本就忘了这节课的存在)作业全靠糊弄 很严重的问题是最近天天两三四点才睡 真的不行
有个短漫的想法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画好(我画画好丑喔(忧郁)
邂逅了长得像谢霆锋的同学!! 从心动到想偷偷删掉对方微信只需要半个小时
表白墙回复傻逼同学:立刻停止你的行为 面斥不雅
陪闺蜜聊了两个小时 隔空教导怎么拒绝傻逼男生的追求嘻嘻
为了看玛嘉烈和大卫搞了腾讯会员
嗯……近期会写个黄文
想看家有喜事 有一点点想拍拖惹
听了很多麦浚龙许廷铿
一号开始月经(???怎么回事 上个月明明是十号啊)
路怒症的人会在公路上因为开车不顺而狂躁 我因为在学校网路不顺而狂躁 我看我怕是有因特网路怒症 网络信号太差真的很痛苦也很浪费时间欸5555555
-
周一 在宿舍看电影很麻烦,因为很吵。辣手神探的所谓暴力美学看着嫌麻烦……医院戏份看得也好累……梁朝伟的部分比较喜欢但总体来说没什么感受。补了一点编程。
周二 踏血寻梅。我不知道我有什么想法。看完了更大的讯息然后写读后感当作业交。画家很可爱,但我写的简直没一句人话,翻译腔严重到头掉。
在热心舍友的帮助下收拾好了自己的书桌。下了收纳盒的订单。舍友:你去搜aj鞋盒啊。
周三 抑郁自我护理手册
四点多都没睡,数学课显然废掉了。画了一点点漫画。更牛逼的是,因为连续两周翘了导论这个星期我是完全不记得有这节课要上。
罪与罚。被吓得很开心……看着郭富城被欺压逼到疯掉的边缘很开心……但结尾十分不服惹。
超级学校霸王。普通搞笑电影,郭富城镜头很少结果我发现我又看错电影了。原来国粤双语需要下载下来才能调换音频啊。真希望得到那个时候的语言技能。
周四 三点钟睡。其他……不记得了。
周五 没听课……天气变冷了可以穿厚衣服惹。解锁去学校快递中心的路线。抱着两个箱子回来的时候假装塞在箱子上的糖水是猫咪,箱子里面装的是尸体。
周六 解锁在学校度过周末和在学校洗头。糊弄编程和英语作业。看了十四集玛嘉烈与大卫(有一点点厌倦惹……真的好讨厌看见情侣貌合神离又假装没事发生喔……)
周日 看完了设计心理学。体测。睡觉。八星报喜看了一半又没网了。

复问达成he的充要条件是同流合污……如果做不到同流合污 离he最近的情况就是一起死

之所以非要同流合污 我觉得是因为大佬/黑问控制欲太强要求太绝对了(电影的话来说就是“极致”)不然只能杀掉/放弃

在这个cp里暴力是最无关紧要又最必须的选项……因为他们简直就没有别的表达方式了……

我看得好快乐和我哭得好大声矛盾吗 不矛盾(哭了)

两个星期前穿新鞋走了一整天,和朋友到处乱走,见到偶像,认识学姐,错过末班公交从地铁站和刚认识的粉丝一起走回朋友家。完全不出意外地磨破了皮,但很快就不痛了。刚刚发现左右脚跟都还各有一小块痂。真是甜蜜啊。

第七周

周日 快乐高数
周一 写了一点作业 呵呵*
周二 只有体育课所以也还好(???我到底干了啥)翘了心理课 去图书馆玩手机 回来之后画画(所以晚睡)
周三 高数课状态极差 画画 翘了导论课 疯狂焦虑但写了一点作业 出去散步 学校糖水真的一般 《狱中龙》(所以晚睡)
周四 英语课迟到 翘了讲座 晚上网络信号差到惊人 焦虑更进一步然后画画 算是早睡(实在没有网)
周五 翘了高数和英语 宿舍睡觉 发梦梦见丧尸围城时用降落伞在空中逃跑 鬼知道在旁边的人是谁 《香港有个荷里活》出去散步 (也没走很多)
《写给大家看的设计书》
-相关性
-对齐
-重复
-对比

今天再浪最后一晚明天就做翻个人

焦虑的事情包括:
时间安排混乱
旷课(补假?)
图书馆还书(今天晚上)
高数(周六早上)
编程(周六下午)
数学软件(周日晚上)
心理课论文(周一晚上)
看不下书
不想吃饭
晚睡且不想戴眼镜(which严重影响上课)
信号差
下载电影已经很艰难了还经常找不到粤语高清片源
内存不够
行李箱难拖

本周:日常焦头烂额。*我的良心失去了色情* 有试图找点事做但上课和吃饭和睡觉的问题显然有点失控了。第七个星期各种事情全面爆发……还好吧就。
其实天气还ok啊也可能是睡得太少了不开心。很想有个人拖我一把(然而并没有)一开始本来想假装和高数拍拖不过搞了没两天我就跑了(笑哭)都怪高数不过来拦着我抓回去(???)
所以说为什么李问会幻想出个大佬就算超凶还不太合……试问谁潜意识里不想要个这样的大佬啊(反正我在说我自己)

第六周

这周问题不是变冷而是根本开始下起雨了。连翘两节课。数学课上完全走神。英语课玩手机。我可能疯了。
看完了一本书。繁体字的,搞到我为了强行适应和谁发微信都发繁体。画完了一个本子。大部分都是对着城城或别人的照片画,但因为等人忽然开始画起周围的场景了,图书馆英语教室大巴。在热拉上认识了一个可以偶尔一起散步的学姐。
发梦发到笑醒(舍友:可怕的笑声)梦到和男神一起在无聊的学校会议上砸场 之后偷偷溜走 出去吃饭了(所以我对逃学有多深的执念喔?)
很麻烦的事情是笔记本坏了。我很绝望,不知道要花多少钱,还没得再看电影。(说起来那下星期一就不用上编程课了)
基本上如果我有心要去香港我得平时成绩八十往上。焦虑。下个星期带书回学校做叭。